不萊嗯的烘培廚房

2013年1月16日 星期三

台灣找茶去


為了籌備自己要在加拿大Montreal的亞洲茶館,除了自己不斷的學習烘培經驗,找到適合的口感與熟成操作技術外,另一方面的籌備工作就是在台灣找到合宜的好茶。201212月間來自Quebec的合作夥伴與一位專業攝影師好友來到台灣,陪著不萊嗯第一次深入這世界頂級茶葉的台灣原生產地外,更重要的是一起體驗這高山茶園壯闊景致,用專業攝影師的美學涵養與西方世界對於台灣地理地貌的眼光,紀錄著一幅幅讓人凝視讚嘆的茶園原貌。


對攝影只是半調子的我也拿著相機跟著攝影師到處拍,或許是這混然天成的美景無需太多取景技巧,這些數百張照片裡總也出現了幾張讓自己相當欣賞的作品。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站到茶園的山頂,就在清晨薄霧剛剛散開時刻,陽光在那一天初曬在茶葉枝頭所呈現出來的通透嫩綠,或遠或近的綠色階、就隨著雲朵被風輕吹移動所造成的投影光影,變化層疊的交替出現在山頂波浪起伏的茶園梯田上。
 
過去一杯烏龍茶最多只是鼻腔中停留的芬芳茶香,或只是口腔中暫留的甘甜回韻,如今則真實的多了被眼睛紀錄、在臉上毛細孔張開的吸收、讓心靈徹底被無形感動所包裹的茶鄉印象。好客且阿沙力的茶園民宿老闆娘讓兩位加拿大友人及我這一位城市鄉巴佬的台灣找茶』之旅,留下了濃濃的台灣人情味。
 
那個夜裡茶莊沒有其他遊客住宿,整座位在茶園至高點的賣店餐廳裡只有我們三位原以為只是拍拍照就了事的遊客,但伴隨著老闆娘親手下廚炒給我們下飯的晚餐,一道接著一道端到桌前的菜餚早已遠遠超過我們所支付的價值,特別是那一道用苦茶油乾炒雞肉的料理,連第一次品嚐這麼徹底台灣料理的阿豆仔都覺得好好吃,而在加拿大友人種在花園裡欣賞的「萱草」,也就是台灣大家熟知可用為料理的『金針花』,則是經過我解釋及他們親口品嘗後,好友不僅恍然大悟,也驚訝於這花竟然是台灣的普遍食材。


很巧的這一陣子台灣的某罐裝茶飲公司,強烈的放送以尋茶之旅所包裝出來的意象,其中自然出現了許多不來嗯不以為然的不合理腳本,譬如高山茶園附近不應該會有茶的老街(那交通極為不便的山頂上誰會去那買茶,如此何來的老街?只有平地或極低低海拔茶區才有可能,但背景偏偏又是是雲煙裊裊的山嵐?),還有穿白襯衫外搭V領針織衫的年輕做茶師傅,這簡直是幻想情節的偶像劇,穿著高級針織衫揉茶?不會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