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萊嗯的烘培廚房

2013年2月23日 星期六

街頭巷尾、無茶不歡 | Life of Tea In Taiwan

忘了台灣街頭到處都能見得到的外帶茶舖,是從甚麼時候開始大量出現在街景裡頭的,如果真要誇張的用「街頭巷尾、無茶不歡」來形容台灣人喝茶的風氣之盛,應該也不為過,現在的上班族、特別是在夏天有多少人不是用完午餐後,就直奔外帶茶飲店報到的。然後外帶早餐店也喝茶、出遊到了各風景景點也賣茶、茶葉蛋,現在可是連到便利商店買飲料解渴,不少也是把目光停留在眾多茶款中,從中選出一瓶合自己口味的罐裝茶。

而當自己也經熟到成為別人眼中的大叔後,早已經無法肆無忌憚的暢飲含糖飲料,就算到了高檔餐館除了咖啡之外「喝茶」就自然而然的成為主要選項,自己也就這麼喝著喝著,不自覺得挑剔了起來。茶味不該苦澀、水色要透亮、香氣茶韻要足,入喉後還等待著口腔裡的回甘滋味,這些飲茶達人可以用百種、千百種讓人心生嚮往的形容詞,描述喝到一口好茶喝的幸福感,就是自己漸漸愛上喝茶的眾多原因之一。或許是喜歡買茶時,偶有機會看見茶師熟練優雅的砌茶、奉茶身段,或自己在家用理論量水溫、秤茶葉、計算時間的泡茶法,所圖的就是一口好茶。

十多年前不萊嗯曾經因為工作緣故到大陸南京、蘇州一帶參訪,對於已經逐漸模糊的街頭記憶中,至今卻仍鮮明的就是,不少大叔們手上端的那一罐茶。稱它為「一罐」可別以為是便利商店賣的保特瓶罐,這種把茶當水喝的庶民文化,在當地無須講究型式。90年代初期的大陸,麵攤老闆寧可你拿碗來買麵,也捨不得用塑膠袋裝碗麵給你,街頭人人喝茶的景象就是用家裡頭,吃空的醬瓜玻璃瓶(類似台灣的味全花瓜瓶),放進了茶葉與水後就成了超實用的泡茶茶罐兼茶杯,當時雖知道那是在喝茶,但這杯中物與自己所知道的捲曲烏龍茶葉,卻有著極大的不同。

直到幾年前接觸茶葉文化後才初淺的瞭解,原來那是在大陸相當普遍風行的「白茶」。外型有點像是肥短的綠色針葉,泡出來的茶色比台式綠茶還要淡黃,就是白茶的特色。所以這喝茶文化在亞洲,特別是台灣、大陸與日本可真是相當深入各個階層的。上傳統中式餐館坐定後服務員就習慣倒上一杯熱茶,更別說像台灣鬧區裡三五步就一家的茶攤,恐怕連外國人喝咖啡的程度,都沒與台灣人喝茶喝的這麼無孔不入與密度之高相比吧!

極少數愛上亞洲文化的高加索人喝茶,源自這地理區喝茶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當然也有少數癡迷鑽研茶文化的講究程度,都你我所不及,但畢竟喝茶能否喝出個所以然,輕易就能辨別出茶葉是好是壞,除了刻意鑽研之外,也得依賴大環境的薰陶,就如同大多數你我喝這葡萄酒,喝得可能是用餐的洋調調要遠高於喝出葡萄酒的優劣,畢竟這也不是我們普及生活的一部分,而喝茶有時真的是一種口腔味覺的適應與熟悉,也只有喝得多、喝的廣喝的頻繁才能瞧出個中端倪。

2 則留言:

  1. 我也喜歡喝茶
    但不愛到飲料店買茶
    喜歡在家自己沖壺茶
    熱熱的喝或是放涼了給當家的喝都好

    回覆刪除
    回覆
    1. 自己家裡砌出來的茶是飲料店沒得比的,不萊恩前一陣子發現用冷泡法,沖泡魚池鄉的阿薩姆紅茶真是好喝。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