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萊嗯的烘培廚房

2013年2月8日 星期五

發現茶趣味 | The Joy Of Found Tea Taste


我想能把烘培這件事做好,除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動手實踐,以及不斷藉由閱讀吸收大師們的食譜或便利的Youtube教學影片來精進外,應該也沒什麼速成捷徑。當然喝茶這件事情也是如此,無論別人怎樣形容這茶湯是怎樣美妙醇厚入喉,生津回甘,沒有自己喝入口的那一刻,那些也都僅是虛無飄渺的形容詞。

幸運的是中國人喝茶,比起生活在西方文化裡的人,有著許多自然而然的機會,哪怕自己不是嗜茶者,家中的長輩、身邊的親朋好友,大概都能找到幾位品茶的個中翹楚,在台灣的便利商店裡茶飲料也永遠賣得比可樂、果汁要好上數倍,當然這情形在西方世界是相反的。不萊嗯也喝過在美國或加拿大賣的很好的罐裝中國綠茶或烏龍茶(道地在美國生產而不是亞洲進口的),但這一瓶換算成台幣約50~60元茶之難喝程度,還遠比不上台灣路邊一杯賣你10元的手搖茶。


自己在2007年間前也曾經在某家進口茶葉公司擔任企劃經理一職,而既然是進口商賣得當然就不會是中國茶,她們是曾在十多年前台灣紅極一時的花草茶、英式茶、水果茶之類的品項,無論是英國來的、德國來的有機花草、果粒或是有從產地錫蘭進口而來的,這些茶類品項真是多得讓人眼花撩亂,也讓不萊嗯見識到我們台灣是一個多麼愛喝茶的民族。那時自己也因工作需要紮實的累進不少西洋茶該具備的知識,畢竟偶爾要到門市支援銷售,需回答顧客問題及教導新進同仁能上線賣茶,這些茶飲基礎功夫是少不了的。

但唯獨中式的茶(烏龍、綠茶之類的)雖然他們天天就出現在媽媽客廳的茶杯裡、巷口的茶攤裡,自己卻從未真正去瞭解她們究竟是怎樣被生產出來的,也始終沒去弄清楚綠茶及烏龍茶的原始茶樹(茶菁),是不是一樣的東西?她們只是生產方法不同而造成了口味的不同嗎?更別說啥鐵觀音、包種、東方美人這些看似熟悉卻又極度陌生的茶葉種類了。

於是不萊嗯突然想到幾年前買的一本外文翻譯書「食物與廚藝:蔬、果、香料、榖物 - On Food and Cooking」其中相當深入的從化學分子觀念講到『茶』的種種,當時會買下這本書有個重要原因。因為呀不萊嗯是學化工的,雖然化學工程從來沒成為我的工作也從不考慮它會是,但畢竟也學了五年之久,所以這本有別於拍的美美的烹飪書,從分子、氣味的角度寫美食就吸引了我的注意。

現在要出國賣茶去是否就該用功的瞭解其所以然,不然總覺得自己好像是一個假的中國人,用黃色皮膚黑色眼珠去乎弄外國人自己懂茶這一件事(雖然我也懂,但不是有科學依據的那種懂,是經驗值的懂),我很相信自己從一篇天下文化專訪讀到的觀念『累積超過一萬小時的經驗,就可以把任何事做好』。這個觀念從自己學化工卻因興趣跑去做企劃,也做了多年的行銷或廣告職場而來的自我肯定,這更讓我堅信因興趣投入並親身實踐的重要性。

所以除了烘培,不萊嗯也要發揮做實驗的精神,讓自己更瞭解茶,不是賣茶術語的瞭解,是從老愛問自己為什麼的好奇心去了解,雖然我不可能去種茶、採茶或是製茶,但我總是得知道原來是這個樣子,而不要賣給人家錯誤的茶知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